歡迎進入上海齊耀熱能工程有限公司官網 微官網  |    加入收藏

行業資訊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煤制油還能扛得住嗎

煤制油還能扛得住嗎



化工707新聞網訊:

油價持續大幅下跌,安全環保費用以及人工財務費用激增,成品油消費稅大幅調高,政策和輿論環境趨嚴……曾經顯示了較強盈利能力并受到資本熱捧的煤制油行業當前壓力重重。在2014年下半年國際油價啟動下行之際,曾有煤制油企業人士表示,油價7080美元/桶是煤制油項目的盈虧平衡點。但隨著國際油價迅速突破了這一底線并持續低位運行,如今煤制油項目還能扛得住嗎?目前示范項目的運營狀況如何?多重壓力下煤制油企業的出路在哪里?記者近期進行了調查走訪。

 

業績逆轉:

 

從獲利頗豐到巨額虧損

 

2014年以前的幾年時間里,煤制油項目展現了較好的盈利能力——那時候國際油價在高位運行,國內成品油需求旺盛、價格攀升,煤制油企業獲利頗豐。我國首個煤間接液化工業化示范項目——內蒙古伊泰煤制油有限公司16萬噸/F-T合成油項目,從2009317日投產至2014年底,累計生產成品油79.93萬噸,實現凈利潤5.3億元。神華百萬噸煤直接液化項目雖然自2008年底投產以來波折不斷,但截至2014年底,成品油產量仍突破400萬噸,為企業帶來凈利潤20億元。

 

煤制油還能扛得住嗎?

然而,從去年以來,煤制油項目經營環境發生了逆轉。2014年下半年開始,國際油價斷崖式下跌,直接削弱了煤制油產品的競爭力;成品油消費稅連升三級,成為煤制油企業的沉重負擔。同時,近幾年煤炭、電力、化工等各路資本紛紛看好煤制油項目,引發過熱擔憂,加上示范項目暴露出一系列環保、技術問題,將煤制油項目推向了輿論的風口浪尖,也使得國家政策從大力支持轉向謹慎發展。再加上日益嚴格的安全環保要求倒逼企業不斷增加安全環保投入,以及人工與財務管理費用持續攀升,導致煤基油品企業綜合成本大幅提高,盈利水平急劇下降。

 

記者調查了解到,在多重壓力下,當前煤制油企業普遍微利甚至虧損經營。仍以盈利能力較強的的伊泰16萬噸/年煤間接液化項目為例,今年上半年,雖然該裝置持續超負荷穩定運行,成品油產量創紀錄地達到10.13萬噸,同比增加13%,但實現凈利潤只有433.64萬元,還不到去年同期的1/20

 

內蒙古伊泰煤制油有限公司總經理齊亞平表示,目前單銷售成品油是虧損的,依靠副產品石蠟等總體計算成本才實現盈利,噸油利潤在100元左右。由于三季度油價繼續走低,四季度油價仍可能一直在低位運行,預計下半年企業很難盈利。”伊泰煤制油公司副總經理王善章說。


 

陜西未來能源化工有限公司規劃模型。按照規劃,該公司將分兩期三步建設1000萬噸/年油品和化學品煤潔凈利用工程,主要生產油品和下游化工產品共30余種產品。一期后續項目400萬噸/年煤間接液化工程力爭十三五末建成投產。

 

據鄂爾多斯人民政府網站公布的消息,今年18月中國神華煤制油化工有限公司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虧損額高達9.8億元。該公司總工程師舒格平向中國化工報記者表示,在目前低油價情況下,成品油消費稅太高,是導致企業出現嚴重虧損最重要的原因。

 

不堪重負:低油價遭遇高稅賦


 

油價走低是煤制油項目盈利驟降的關鍵因素。今年以來,國際油價下行大勢未改,其間雖有起伏,但大部分時間在4050美元/桶徘徊。這與2014年以前100美元/桶左右的價格相比形成腰斬,以煤代油的經濟優勢大幅削減。

 

  

 

晉煤集團年產十萬噸煤基合成油示范工程廠區

 

據了解,經過連續多次下調后,目前我國成品油價格僅5000多元/噸,中低溫煤焦油加氫得到的石腦油和柴油調和組分更只有4300/噸,均較最高時下降了一半。

 

此前曾有煤制油企業人士表示,油價7080美元/桶是煤制油項目的盈虧平衡點,而隨著油價的進一步下跌,這一底線早已被突破。中國工程院院士、煤液化及煤化工國家重點實驗室學術委員會主任謝克昌在接受記者采訪時表示,關于煤制油項目能在多大程度上適應油價的變化,取決于市場,也取決于技術。就目前大部分煤制油項目而言,通過內部挖潛,在國際油價高于60美元/桶時盈利還是有保障的。但企業主宰不了石油市場的變化。另一方面,煤制油項目的盈利能力還取決于能源產出效率。這就需要企業加快煤液化技術升級,增強核心競爭力。

 

記者在采訪中聽到煤制油企業反映最多的就是稅費太高如果不是過高的成品油消費稅,即使在目前的低油價下,煤制油項目也都有著較好的盈利能力。被采訪的煤制油企業幾乎眾口一詞。

 

今年9月,由兗礦集團謀劃多年的陜西未來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百萬噸級煤間接液化制油示范項目在榆林試車成功。但這個項目卻生不逢時。雖然有著兗礦配套煤炭、自主研發的先進技術、較高的生產效率、高端人才聚集等諸多優勢,兗礦集團副總經理、陜西未來能源化工有限公司總經理孫啟文卻仍感到了巨大的經濟壓力。孫啟文坦言,除了油價下跌,最大的壓力來自于過重的稅賦。

 

在成品油價格被腰斬的同時,國家自20141128日起3次上調成品油消費稅,目前煤制油企業承擔的柴油消費稅在1400/噸以上,汽油、石腦油消費稅更是超過了2100/噸。不僅如此,增值稅、城建稅等其他稅種也水漲船高每噸油品售價的一半都是稅了。孫啟文說。

 

延長石油集團煤化工首席專家李大鵬則表示,我國石油開采及煉制企業承擔的各種稅費本來就多,成品油消費稅三連跳后,進一步加重了煉油和煤基油品企業負擔。目前延長石油集團每生產銷售1噸成品油,就要上繳各類稅費61元,稅費負擔堪比煙草行業。在這種情況下,以石油開采煉制為主營業務,并剛剛建成兩套煤基油品生產裝置的延長石油集團,目前生產經營面臨空前壓力,甚至可能出現實質性虧損。

 

壓力山大:環保加碼政策趨嚴

 

今年7月,山西潞安煤制油項目環評被拒,受到業界強烈關注。這意味著這個從2010年就開始準備、20127月獲得國家發改委路條、規模為180萬噸/年的國家十二五重點攻關項目將推遲運營。業內普遍關注的焦點在于,這標志著環保已經真正成為左右項目生存發展的關鍵因素。煤制油的目標是煤炭清潔高效利用,但示范項目近幾年暴露出來的水資源需求量大、碳排放量大、污染難處理等問題,成為環保加壓的重要原因。

 

“潞安煤制油項目環評被否,說明環保部來真格的了。石油和化學工業規劃院一位專家表示,低油價下煤制油項目經濟性受到很大影響,企業的投資回報率降低,現在又要面臨更加嚴格的環保監管,企業的實際投資也都超出預期,后期發展將面臨較大困難。

 

資料顯示,僅按潞安煤制油項目原規劃,環保投資就達23億元,占總投資的近10%。潞安此前測算,煤制油項目達產后可實現年銷售收入121億元,利潤21.8億元。這意味著即使在原來的油價水平以及原來的環保設計方案下,環保投資也將吃掉項目一年的凈利潤,這還不包括后期的運維成本。而事實上,環評被拒后的潞安煤制油項目要想通過環評,還需要大量追加環保投入,同時項目面臨經濟性重估,年銷售收入、利潤的預期可能大幅下調。

 

除了前期環保投入,隨著新《環保法》、《安生生產法》、水十條等環保政策接連出臺,公眾環保安全意識不斷增強,煤制油項目面臨的日常監管也日益趨嚴,使得環保安全成本高企。例如,我國煤制油工業化示范項目之一云南先鋒煤制油項目就因環保問題屢遭投訴,而不得不于今年初停產整改,再投資8000萬元進行封閉改造。

 

此外,不少企業反映,煤制油項目還面臨著輿論打壓、政策收緊的尷尬局面。前幾年,煤制油項目顯著的經濟效益引發了投資與開發熱潮。據記者了解,目前我國已經成功開發了十多種煤基油品生產技術,建成33個煤基油品項目,合計產能752萬噸/年。據業界人士介紹,如果在建和正在做前期工作的項目全部按計劃實施,到2020年,我國煤基油品項目總產能將達3900萬噸/年。

 

由此,對煤制油過熱的擔憂先出現在各大媒體上,隨后又反映在國家政策的轉向上。近年來,對煤制油等煤化工項目的審批一再收緊,部分地區優惠政策取消。

 

但煤制油真的過熱了嗎?在孫啟文看來,煤制油僅是輿論過熱

 

他表示,由于煤制油有著較高的技術、資金、人才、環保、資源等多重門檻,產業實際發展非常緩慢,再加上油價低迷,計劃建設的煤制油項目很多處于擱淺狀態,一些已投產項目也運行不佳。例如,國內曾估算到2015年形成煤制油1200萬噸產能,目前來看根本不可能達到,2020年產能的宏偉目標恐怕也無法實現。煤制油起來有10來年了,但現在全國已經投產的幾百萬噸規模,還抵不上一家大型煉油企業的規模,談不上真正的過熱。

 

業界普遍認為,謹慎發展不代表不發展,我國煤制油示范項目建設仍需扎實推進。國家在嚴格準入的基礎上還應給予一定扶持,給符合條件的企業提供相對寬松的政策空間,使煤制油產業能夠繼續自我完善、創新發展。

 

業界呼吁:盡快調整稅費制度

 

謝克昌認為,一直以來,我國能源稟賦的特點是富煤缺油少氣。中國經濟發展使工業生產對原料燃料的需求持續增加,導致我國原油對外依存度不斷創下歷史新高,也使我國能源安全受到威脅。同時,煤炭革命的核心是清潔利用,煤炭液化技術將成為新型煤化工產業的重要方向之一。發展煤制油項目對國家有利、對社會有益、也對企業有利。

 

業界普遍認為,在低油價時期提高成品油消費稅,以抑制石油過度消費,促進節能減排和能源替代,可以理解。但以煤為原料的煤制油比照石油煉制企業收稅的做法不合理。中國煤制油產業正處于示范試點階段,在低油價沖擊下,投資大、成本高的煤制油再遇高稅收,很可能被扼殺創新、阻礙進步,無法完成示范任務。

 

面對煤制油企業目前的困局,不少專家呼吁,國家應盡快調整油品稅費制度,尤其是調整成品油消費稅。陜煤化集團神木富油能源科技有限公司總經理楊占彪、石油和化學工業規劃院副總工程師劉延偉等專家紛紛建議,綜合考慮國家財政收入、社會影響與企業承受力,核準一個科學合理的固定稅率,并以此為基礎,從價計征成品油消費稅。

 

神華煤制油化工公司鄂爾多斯煤制油分公司總工程師舒格平提出,希望國家對煤基燃油取消消費稅。內蒙古伊泰煤制油有限公司總經理齊亞平也表示,應對煤制油企業實行消費稅減半征收或免稅5年后再征收,或者階梯征收。

 

孫啟文則建議,有關部門充分考慮煤制油作為示范產業的特殊性,改變煤制油企業稅收參照石油企業稅收的做法,實行差別化較低稅收政策。可以在油價上升、企業賺錢時,多征收一些;油價下降、不賺錢時則少征一些,或者參照國家對其他新興產業、高新技術產業的扶持政策,減免相應的稅收或進行財政補貼。曾在全球煤制油主要生產國南非工作多年的孫啟文還介紹,在南非,當國際油價走低時,政府會根據油價的變化和企業的盈利平衡點,給予煤制油企業一定的補貼,這種做法值得借鑒。

 

“由于煤制油行業剛剛起步,其發展壯大無論對保證我國能源安全、促進煤炭行業轉行升級和煤炭高效清潔利用,還是在增加我國進口油氣資源談判的主動性方面都會產生積極影響。因此希望國家多予扶持、少些打壓,至少不應讓居高不下的稅費成為壓倒煤制油產業的最后一根稻草。業內人士急切地呼吁。

 

根本出路:升級技術,節能減排,延伸下游

 

面對當前困境,煤制油企業又該如何破局?

 

裝置能否安全穩定長周期運行,是影響煤制油盈利能力發揮的重要因素。據舒格平透露,除了低油價和高稅率,神華鄂爾多斯煤制油的虧損還有另一個原因:第一條生產線由于多種因素影響,還沒有達到設計值。我們在第二、三條生產線的設計過程中將消除各種影響因素,達到設計值。舒格平說。業內人士均表示,對于煤制油這樣復雜、龐大的生產系統,只有技術過硬,裝置安穩運行,才能降低成本,增強盈利能力。

 

“有人說煤制油產品鏈短,其實完全不是這樣,而是沒有好好地開發。煤制油項目可以向下延伸生產多種化工產品,有些產品是石油化工無法生產的。而向下游延伸、產品多元化、多聯產是煤制油的增效之道。孫啟文介紹,世界煤制油巨頭南非沙索公司可生產136種下游化工產品,總量在40%的化工產品占利潤的70%以上。而未來能源公司就有向下拓展化工產品的規劃。

 

煤制油本來應該是一項煤炭清潔利用項目,但現在的發展卻受到環保制約,因此加快節能減排步伐、提高資源利用率、搞好生態保護成為業內共識。而在環保方面走在前面的企業獲得了發展優勢。由于未來能源煤制油項目是在當前嚴格環保要求下投產的,建立了資源循環利用系統,所以在節能減排、清潔生產方面,孫啟文表示很有信心。

 

謝克昌指出,煤制油企業要想良性發展,必須在節能減排上進一步做文章,最大限度地降低綜合成本,開發高附加值的化工產品,提高經濟效益。而這首先就要完善和升級技術工藝。煤液化及煤化工國家重點實驗室將加強基礎研究工作,著力提高項目能效,促進以示范裝置為依托的多聯產技術研發進程。

 

“從目前來看,未來3050年,煤炭在我國能源結構中占有不可動搖的主導地位,而煤制油項目將承擔起保障國家能源安全和煤炭資源清潔高效利用的歷史重任。我相信,不斷完善技術工藝,加大節能減排力度,并積極延伸產業鏈,煤制油的前景一定非常光明。謝克昌說。

 

背景資料

 

國內煤制油項目概況

 

煤基油品即通常所說的煤制油,是對以煤為原料生產液體燃料的統稱,包括煤直接液化、煤間接液化、中低溫煤焦油加氫、煤油混煉、焦爐煤氣合成油,以及煤(焦爐煤氣)經甲醇制汽油(MTG)等諸多技術路徑。

 

據統計,目前我國已投入運行的煤直接液化項目1個,產能108萬噸/年;煤間接液化項目6個,合計產能170萬噸/年;中低溫煤焦油加氫項目10個,合計產能283萬噸/年;煤油混煉項目1個,產能45萬噸/年;焦爐煤氣制合成油項目1個,產能6萬噸/年;煤(焦爐煤氣)經甲醇制汽油(MTG)項目14個,合計產能140萬噸/年。

 

神華集團、伊泰集團、潞安集團、晉煤集團、云南先峰、兗礦集團、延長石油等企業是國內煤制油項目的主要投資和參與者,目前建成的工業化示范項目也以這些企業的項目為代表。

 

此外,正在建設或開展前期工作的項目主要如下:

 

神華鄂爾多斯

 

2013年開始,已獲核準的鄂爾多斯神華煤直接液化項目一期工程第二、三條生產線(油品總產能約200萬噸/年)開始了各項前期工作的招標,目前凈水場等配套工程已開工。

 

神華寧煤

 

神華寧煤400萬噸/年煤炭間接液化項目號稱世界單套裝置規模最大煤制油項目,20139月奠基開工。項目位于寧夏寧東能源化工基地,總投資約550億元,計劃2017年投入商業化運營。

 

伊泰集團

 

伊泰集團共有三個煤制油項目處于建設或前期工作階段,分別位于新疆伊犁、新疆烏魯木齊、鄂爾多斯準格爾旗和鄂爾多斯杭錦旗。

 

伊泰伊犁煤制油項目首期100萬噸/年煤制油項目投資190億元,后續產能將逐步擴展至540萬噸/年。20147月,首期工程氣化裝置開工,計劃于2016年竣工。

 

2014年7月,伊泰新疆能源有限公司伊泰華電甘泉堡200萬噸/年煤制油項目氣化裝置開工。該項目總投資約326億元,規模為200萬噸/年,產品主要為柴油、石腦油及LPG

 

2013年12月,內蒙古伊泰煤制油有限公司200萬噸/年煤炭間接液化項目獲路條。該項目位于鄂爾多斯準格爾旗大路工業園區,總投資約300億元,項目建設周期為34年。

 

晉煤集團

 

晉煤集團華昱公司100萬噸/年甲醇制清潔燃料技術改造項目20127月份開工建設。目前,綜合倉庫、綜合樓、中控樓、綜合罐區等已完工,主裝置合成油界區鋼結構基本完工,設備陸續開始安裝,預計一期50萬噸/MTG裝置于201612月安裝完成。

 

山西潞安

 

山西潞安高硫煤清潔利用油化電熱一體化示范項目位于山西長治市襄垣縣,建設規模為180萬噸/年煤制油,總投資200多億元。項目于20127月獲發改委路條,計劃2015年建成投產,卻在20157月環評被拒。

 

渝富能源

 

2014年4月,貴州畢節200萬噸/年煤制清潔燃料項目獲國家發改委路條。項目主要工程內容為年產200萬噸油品和化學品裝置以及相關的公用工程和輔助工程,由貴州渝富能源開發股份有限公司牽頭開展前期工作。

 

延長石油

 

延長石油榆林煤化15萬噸/年合成氣制油示范項目2014年底收尾,2015年轉入試車試產階段。




快乐赛车官方开奖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