歡迎進入上海齊耀熱能工程有限公司官網 微官網  |    加入收藏

行業資訊

您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資訊 > 行業資訊 > 全球煉油能力45.79億...

全球煉油能力45.79億噸,國內煉油能力7.5億噸,煉化企業抓緊突圍!

   

   

 一、國內煉油能力為7.5億噸/年,產能過剩競爭加劇,煉化企業不斷改革尋找突破口

 

我國經濟發展進入新常態后,顯現出速度變化、結構優化和動力轉化的新特征——GDP增速從10%左右的高增長轉向7%左右的中高速增長,經濟結構從增量擴能為主轉向調整存量、做優增量并舉,發展動力從要素驅動轉向創新驅動。

 

上述轉變給我國主營煉化企業發展帶來3方面挑戰,即成品油市場需求放緩,凸顯企業加工能力過剩;實施“兩權”放開(原油進口權和進口原油使用權)和《關于深化石油天然氣體制改革的若干意見》的出臺,加劇了煉化市場競爭;國家環保要求提高,約束力度加大。

 

新形勢下,主營煉化企業如何在變化的市場和激烈的競爭中找尋發展的突破口?筆者認為,戰略管理創新是主營煉化企業的必然選擇。主營煉化企業的戰略管理創新主要包括依托“一帶一路”進行國際化布局、產業結構調整、技術創新和模式創新4個方面。

 

國際化布局

 

研究表明,歐洲目前對石化產品的需求已逐漸減少,中國、印度等發展中國家的需求仍在增長,但需求量已有所降低。為了應對國內和國際市場競爭,我國主營煉化企業可依托“一帶一路”建設,有預見性地進行國際化布局,推動企業國際化發展。

 

目前,我國煉化企業已投資了至少11個海外煉化項目。中國石油和中國石化的煉油工程建設隊伍多年來轉戰海外,參與了東南亞、中東、非洲、中亞等地不少煉廠項目的建設。

 

2016年,中國石化與沙特阿美合資建設的延布煉廠投產。中國石化還在沙特阿拉伯設立了中東研發中心,并將通過技術轉讓、合資合作等多種方式,與阿拉伯國家共同發展現代化煉油化工工業。事實證明,中國主營煉化企業有實力、有條件進一步發展煉油業的國際產能合作。

 

目前,“一帶一路”沿線的中亞、中東、東南亞、南亞地區和俄羅斯都有石化產業的發展計劃。根據對“一帶一路”沿線煉化業務發展機會的分析顯示,中亞地區石化工業基礎薄弱、規模不大;俄羅斯石化規模較大,但設備、技術較為陳舊,急需改造升級換代;中東地區計劃發展多元化經濟,正在進一步發展石化工業,需要得到國際先進技術的幫助支持和穩定的市場;東南亞、南亞國家石化工業發展參差不齊,部分國家已具備相當的規模實力,但也有一些國家尚處在起步萌芽或初始階段。

 

隨“一帶一路”倡議的逐步實施和貿易政策的不斷釋放,我國還將加快開拓“一帶一路”沿線國家的成品油市場,這對于主營煉化企業而言是一個發展機遇。

 

結構調整

 

當前,我國成品油市場需求放緩,煉油行業產能過剩,供需矛盾突出。

 

數據顯示,自2012年以來,國內成品油需求年均增速由2002~2012年的8.5%下降到2013~2015年的2.7%。預計2020年,國內成品油需求量為3.5億噸,“十三五”期間年均增長在2.3%左右。

 

截至2016年底,國內煉油能力為7.5億噸/年,加工量為5.39億噸,煉化企業開工率76.7%。而成品油需求3.5億噸/年,折合產能需求6.5億噸/年。伴隨產能過剩,聚烯烴低端通用產品、合成橡膠等石化產品也出現過剩。受煤化工和中東低成本產品沖擊,聚乙烯、聚丙烯低端大宗通用材料市場競爭趨于白熱化。

 

在上述情況下,石化行業和企業急需通過優化區域布局、實現產業轉型升級來進行結構調整。

 

我國成品油需求區域發展不平衡,面對巨大的市場競爭壓力,主營煉化企業要在區域布局上進行優化調整。按區位商的方法測算,東北、華北、華南的成品油需求增長空間較大。考慮到各省的煉化布局,預計到2020年,東北和華北地區的汽柴油出現嚴重的供應過剩,但西南和華中地區存在供需缺口。

 

在轉型升級的過程中,石化產業需要進一步提高規模化效益和競爭力,向大型化、一體化、園區化、智能化、綠色化方向發展。這不僅有利于節省投資、降低成本,提高綜合利用率、效益、競爭力,而且有利于淘汰高污染、高耗能、低效率的過剩落后產能。

 

對主營煉化企業來說,結構調整意味著要向高精尖產業技術方向發展,逐步減少低端產業,降低能耗。中國石化正在加快智能化工廠建設,燕山石化、鎮海煉化、茂名石化和九江石化等智能化試點企業已取得明顯成效。企業在安全環保、節能減排、降本增效、綠色低碳水平上升的同時,生產效益也進一步提升。

 

技術創新

 

石化產業的發展和國家環保要求的提高給主營煉化企業提出了提質增效,發展高端產品的要求。目前,中國石化、中國石油、中國海油的國內煉廠已按照國家成品油質量升級方案要求,從2017年起向全國供應國5車用成品油。

 

目前,我國化工生產需要的很多高端產品仍依靠進口,這些產品將成為主營煉化企業技術創新的市場。在我國經濟轉型的過程中,主營煉化企業需要進一步通過技術創新,優化產品結構,滿足不斷變化的市場需求。例如,優化乙烯原料,降低乙烯生產能耗、提高效益;增加聚烯烴高端專用料生產、減少低端通用料生產。

 

未來,石化行業技術創新的重點領域包括以下幾方面:一是加快與信息技術深度融合,推進石化產業智能化;二是發展新型催化、分離和過程優化技術,支撐石化產業升級;三是清潔燃料生產技術方面研究要加強,其將成為煉油技術發展的主流;四是發展重油加工技術,這是煉油技術發展的重要方向;五是發展烯烴原料多元化技術,甲烷、碳四/碳五、煤等制烯烴技術;六是加強合成樹脂專業化、高端化產品生產技術研發;七是推動合成橡膠向環保、節能、高性能、高端產品方向發展。

 

模式創新

 

我國主營煉化企業未來要向建立融合型、復合型的煉化產業新業態方向發展,這是對生產和經營模式的創新。

 

這包括,建立智能型石化生產、經營模式,包括建立個性化服務型業務體系,深度融合大數據、云計算、“互聯網+”、物聯網等先進技術;建立煤、氣、油綜合一體化產業模式,通過優化原料降低成本,通過多種原料降低風險;發展3D打印、石化金融、碳交易、“互聯網+”等超越石化模式在石化市場的創新應用。

 

我國主營煉化企業已經借助互聯網建立起新的企業生產經營模式,未來還要借助互聯網建立起新的營銷模式,同時發展石化金融相關產業,讓石化與金融互相促進、互相協調。

 

與此同時,石化企業要響應國家號召,積極參與并做好碳排放和碳交易市場建設工作。

 

二、全球煉油能力達到45.79億噸,亞太地區將面臨更激烈的競爭

 

全球煉油能力過剩的矛盾將越發突出,2017年中國煉油能力將一改過去兩年減少和略增的態勢轉為較多增長,預計凈增能力將達到3500萬噸。同時,全球石油供應前景并不樂觀,在需求保持增長的情況下,預計2020年后全球石油供應增長將停滯并導致供應緊張。未來世界煉油工業的發展重心將繼續向有市場和資源優勢的地區轉移,并將向裝置規模化、產業集群化、原料重質化、產品清潔化、競爭激烈化等方向發展。

 

新產能扎堆蘇伊士以東

 

2016年,全球煉油能力達到45.79億噸,比上年增長2.34%,成為2010年以來的最高年增速;全球共有煉廠615座,比上年減少19座。當前,全球煉油能力已出現過剩,隨著中東、亞太地區一些大型項目的投產,亞洲地區將面臨更激烈的競爭。

 

中東地區:預計2017~2020年累計新增煉油能力5750萬噸,年均增長1150萬噸。新增能力主要來自伊朗和沙特,兩國合計新增4550萬噸,占中東地區新增能力的約80%。此外,科威特、卡塔爾、阿聯酋、伊拉克、阿曼等國家也有不同程度的擴能和新增計劃。

 

亞太地區:預計2017~2020年累計新增煉油能力(含凝析油分離裝置)1.53億噸,主要來自中國和印度,兩國合計新增1.08億噸,約占亞太地區新增煉油能力的70%

 

印度2017~2020年將新增煉油能力1950萬噸,2017年巴拉特石油公司(BPCL)旗下科欽煉廠將擴能600萬噸,由950萬噸提高至1550萬噸;印度斯坦石油公司(HPCL)擬在2018年將珀丁達煉廠擴能250萬噸,至1150萬噸。2020年,該公司還計劃對維沙卡帕特南港和孟買兩大煉廠分別擴能60萬噸和350萬噸,至1500萬噸和1000萬噸。

 

2017年,預計中國煉油能力將凈增3500萬噸。其中,新增產能4600萬噸,淘汰落后產能1100萬噸,年底煉油總能力將達到7.88億噸,比2016年增長4.6%

 

蘇伊士以東地區未來4年將迎來新一輪投產高峰,區內多數國家如印度、印尼、越南、沙特、伊朗、伊拉克、埃及等都處在工業化中期,發展模式仍將是由重工業和基建帶動的粗放型增長,將繼續帶來石油需求的快速增長和煉油產能的大幅擴張。預計2017~2020年,蘇伊士以東地區(含蘇伊士沿岸和地中海東岸國家)煉油能力將增長2.27億噸,占全球總新增煉油能力的近80%

 

2020年前臺石油供應增長停滯

 

2016年,世界石油消費量已達到9660萬桶/日,比上年增加220萬桶/日。隨著控制汽車排放量的法規日趨嚴格,尤其是歐盟將強制實施控制車輛排放的更嚴法規,2017~2022年發達國家的石油需求將下降130萬桶/日,而發展中國家或新興經濟體的石油需求將增加850萬桶/日,到2022年全球石油需求將達到1.04億桶/日。

 

但是,隨著替代能源技術的進步和石油資源的逐步消耗,全球石油需求終將達到峰值。如電動汽車是全球石油需求增長的潛在“破壞者”,盡管其將只能代替有限的道路燃料需求,一些石油公司已著手準備迎接全球石油需求下降的那一天,正增加投資,開采更多天然氣,削減勘探和生產成本,使公司業務多元化,積極進入太陽能等替代能源領域。

 

全球石油供應前景并不樂觀。隨著油價連續第三年保持低迷,產油國和石油公司在石油勘探和開發方面的投資大幅下降。對于上游石油支出來說,過去兩年是一場災難,全球至少削減了25%。據預測,2022年前,全球石油供應量有望增加560萬桶/日,達到9670萬桶/日。其中來自歐佩克的供應量將達到3580萬桶/日,來自非歐佩克產油國的供應量將達到6090萬桶/日。然而,新增供應量主要將發生在預測的早期,2020年后全球石油供應將陷入停滯,除非新項目被迅速批準。

 

中國經濟轉型升級,制造業增長放緩,結合新型交通工具對石油的替代,在高鐵、新能源汽車快速發展的影響下,2016年成品油需求首次出現萎縮。

 

2016年,中國成品油表觀消費量為3.13億噸,較上年下降1.6%。由于乘用車保有量和民航業運輸保持較穩定的增長,汽油和航空煤油消費量仍保持增長態勢,但增速有所回落。2016年中國汽油消費量為1.19億噸,比上年增長2.54%;航空煤油消費量為3058萬噸,增長9.2%。與此相反,柴油消費量下降6.1%,為1.63億噸,這是中國柴油消費2001年以來首次下降。

 

2017年,中國經濟增速延續緩中趨穩態勢,石油消費低速增長,對外依存度可能進一步擴大;煉油能力將重回增長軌道,產能過剩形勢更加嚴峻。預計2017年中國成品油需求量為3.2億噸,較2016年增長2.2%。其中,汽油1.26億噸,增長5.3%;柴油1.61億噸,下降1.5%;航空煤油3361萬噸,增長9.9%

 

煉油工業呈現五大趨勢

繼續向規模化、集群化發展

 

全球煉廠平均規模繼續擴大,2016年達到744萬噸/年,與2010年相比擴大11.7%。美國52%的煉油產能集中在墨西哥灣沿岸地區,日本85%的煉油產能分布于太平洋沿岸地區,韓國蔚山煉油能力達4200萬噸/年,新加坡裕廊煉油能力達6732萬噸/年。

 

清潔燃料標準加速升級

 

近幾年,全球主要國家的油品標準升級速度加快,汽柴油硫含量降至10微克/克以下基本是國際趨勢。201711日起,美國執行清潔汽油硫含量指標10微克/克以下的標準;歐洲委員會也要求歐盟成員國生產硫含量接近零的汽油;日本目前限制汽油硫含量不高于10微克/克;亞洲的發展中國家清潔燃料標準也在追趕世界領先水平,如印度提出201741日起執行汽油硫含量不大于50微克/克的標準,到2020年執行汽油硫含量不大于10微克/克的標準。

 

目前,中國的油品質量標準已領先多數發展中國家,部分省市已達到發達國家水平。201711日起在全國范圍執行國5標準,201911日起將執行國6車用汽油和柴油標準。中國油品質量標準升級的總體趨勢是汽油硫含量降至10微克/克以下,烯烴、芳烴、苯體積分數降至15%35%0.8%;柴油硫含量降至10微克/克以下,多環芳烴體積分數降至7%

 

全球石油貿易格局調整加速

 

隨著美國原油產量不斷回升,出口禁令于2015年底解禁,隨后出口量大幅增長。當前美國原油出口主要目標國是加拿大,約占60%,同時對亞洲、歐洲、拉美等地區的出口量也有所增長。

 

世界石油消費增長將帶動石油貿易總量繼續增加。從世界貿易格局來看,產油國減產將導致近期貿易格局改變。國際原油市場將形成北美、中東兩大出口中心,美國將從當前的原油凈進口國向輸出國轉變,墨西哥和加拿大也將加大原油出口力度。中國、印度將保持全球石油需求中心的地位。對中國來說,盡管進口來源日趨多元化,但對中東地區的依賴程度仍較高,進口來源仍較集中。


成品油市場競爭越來越激烈

 

近年來,美國和中東地區的煉油能力不斷增長,并不斷增加成品油出口量。2013年以來,美國煉廠的成品油出口呈現爆發式增長態勢。中東地區在延長石油產業鏈,從上游向下游拓展。目前,各地區成品油標準不斷接近,使得國際成品油貿易更活躍,競爭也更激烈。

 

中國通過加大成品油出口力度調節國內資源平衡,2016年成為亞太地區僅次于韓國和印度的第三大汽、煤、柴油凈出口國。隨著成品油出口量不斷增加,亞太地區成品油貿易格局也發生改變,中國成品油出口面臨與日本、韓國、新加坡等國家的競爭。

 

原油品質仍將向重劣化發展

 

美國頁巖油革命減緩了世界石油供應高硫化、劣質化的趨勢。中期來看,美國頁巖油產量仍有較大增長空間,同時歐佩克原油產量可能從2016年創下的歷史新高回落。因此,原油產量增量中輕質原油仍將占主要部分,原油品質結構的輕質化趨勢不會改變。但長期來看,由于已探明儲量以重質資源居多,未來全球原油品質將向重質化發展。

 

來源: 石油化工論壇








 


                                                

快乐赛车官方开奖结果